教師集體“討薪”地方政府要反思
  據報道,從17日開始,黑龍江肇東市部分中小學數千名老師停止上課,要求提高工資待遇。19日,肇東市政府做出承諾,將嚴格執行上級調整津補貼文件,確保教師工資待遇。
  除了教師之外,肇東市這次還調增了全市所有機關事業單位每人每年1000元的冬季取暖補貼。這就是說,教師“討薪”還有“意外”收穫,擴大了受益面,“惠及”了其他機關事業單位人員。
  問題正在並將得到進一步解決,其實已經反過來證明瞭此前教師訴求的合理性。換言之,我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:政府承諾的和發放的補貼等待遇,是教師們本來該享受的,政府因故未能按照足額發放,此番教師停課“討薪”,最終“激活”了沉睡多年的待遇?如果是這樣,那就可能存在一種誤判:滿足訴求,是集體抗爭“鬧”來的,甚至由此更加認為“大鬧大解決、小鬧小解決、不鬧不解決”。
  這是值得當地政府反思並警醒的:保障和改善民生,主動而為效果遠勝於被動應對。□印榮生(公務員)
  村莊“封閉管理”不能過度
  上周日,筆者打出租車到朝陽區崔各莊鄉的東辛店村,拜望一位朋友。然而,當出租車剛到村門口時,就被設置在村口的電子欄桿給擋住了去路,當我下車試圖讓司機把出租車開進村裡時,立刻就被村口的保安給攔下了。保安說:“這個城中村實行封閉化管理,沒有出入證的車輛,一律不准入內,出租車也不例外。”我不得不在村口提前下車,提著禮品徒步到朋友家,本來三五分鐘的車程,足足走了將近二十分鐘。
  我來到朋友家後將進村經過說了,朋友也抱怨說,因為這一土規定,很多出租車都不願意來此拉客,所以,每次出門都很難在村口打到車。很多租住在這裡的人們,就因為出行打車難早想搬家了。
  村莊封閉化管理確有合理性和必要性,但也不能太過度,把為公眾提供出行方便的出租車也拒之門外,許多城市小區也沒說不讓出租車進啊。因此,筆者呼籲相關部門關註此問題,還市民以便捷的出行和打車環境。□趙志軒(市民)
  夜間施工獲許可噪音就“合法”了?
  這個月初,我家樓下道路半夜施工,轟隆隆聲響徹整條街道以及整個小區。附近居民實在忍受不住了,打聽後得知,施工方並沒有開工的許可文件。我們就此維權,施工方自知理虧,只好罷手。
  彼此相安無事地過去了一星期,施工工地像爛攤子一樣無人收拾。就在我們忐忑不安之時,工地在一天晚上又開工了,機器發出的噪音依然巨大,讓人無法睡覺,我鄰居是一位80多歲高齡的退休老人,本來就睡得不踏實,被噪音一鬧,就更是整宿失眠。居民去現場一探究竟,施工方得意洋洋地拿出“夜間施工許可證”,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。
  我們真是啞巴吃黃連——有苦說不出啊,同樣是噪音污染,施工方在等來一紙許可證後,可以無所畏懼地開工,卻不理會是否影響居民的生活作息。相關部門在批准工地施工的同時,起碼應該對施工方式進行一下規範,如嚴禁多台機器同時作業,把噪音降到最低。□黃靜(職員)  (原標題:來信)
創作者介紹

房屋設計

mt47mteh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